?
當前位置: > 情感
分手要趁早
人總要往前走,一段關系的結束預示著另一段關系的開始。
【發布日期:2019-05-22】 【來源:本站】 【閱讀:次】【作者:】

  溫潔在花店里等了半天,買了一包鳶尾花種子?;ǖ昀習迥鐨Φ潰骸暗昀镎餉炊嗥戀幕?,你怎么只買一包花種?”溫潔并沒有解釋,老板娘也只是隨口一問,收完錢就去忙別的了。今天店里很忙,很多人來取預訂的玫瑰,也有人要求現場搭配。
  溫潔拿著那包花種走出花店,心里想著的卻是一大束紫色的鳶尾,以前每到情人節,她都會收到一束紫色的鳶尾,前些年花是快遞過來的,那會兒韓宇還在遙遠的南方工作,他說玫瑰難免俗套,鳶尾卻能恰如其分地表達思念。
  前年韓宇回到本地工作,情人節依然送她鳶尾,他說他對她的感情是對面也相思。
  那會兒兩個人多好呀,遙遠的距離沒有阻斷他們的感情,反而讓思念不斷加劇,每次的重逢都是節日。韓宇剛回來的那一年,他們簡直如膠似漆,恨不能時時刻刻都在一起。
  從什么時候開始,一切都變了呢,他們的感情,慢慢走向冷凍期。
  去年情人節的時候就有預兆了,那天溫潔沒有收到鳶尾,也沒收到其它禮物,她抱怨了幾句,韓宇只是輕描淡寫地解釋說他太忙了,忘記情人節已至??墑悄翹燜涫擋⒉幻?,早早就下班了,還順路把同事捎回家。后來韓宇見溫潔實在不開心,就去附近花店買了一束玫瑰,回來告訴她,本想買鳶尾的,可是店里沒有。
  溫潔想發怒,卻忽然發現自己并沒有發怒的力氣。兩個人在一起久了,太熟悉,也太容易忽視對方的感受,她的喜怒哀樂韓宇已不再介意,她激烈的情緒表演給誰看。
  情人節過后,兩人雖然還住在一起,但是關系越來越疏遠了,常常是整晚沒有一句對話,她在看電視,他在看手機。過去相隔遙遠的時候,似乎有說不完的話,現在近在咫尺,卻無話可說。原來最能對感情構成威脅的不是地域距離,而是心的距離。
  她知道這樣的狀態不好,她試圖改變。她換了新衣服,在他面前走來走去,他頭都沒有抬一下;她跑去健身,練出馬甲線,他也并不覺得驚奇;她買了什么書,想看什么電影,他都不再關心。她有時候費力找出一個話題,想跟他聊一聊,他卻總是無心回應。眼看著感情一點點接近冰點,她卻無力改變。
  去年下半年的時候,溫潔發現韓宇公司經常順路搭乘他車子上下班的是個姑娘,比她小幾歲,倒談不上多漂亮,只是皮膚比她白,留著空氣劉海,眼神帶著那么一點稚嫩純真。她想問韓宇,“你喜歡那姑娘了?”可是終究沒有問出來。有些話,一問出來,就收不回去了,她害怕他怪她不信任他,又或者,他告訴她他就是喜歡那個姑娘,那該怎么辦呢?
  那他們的關系就真的要結束了。她不是沒想過分手,可又總是舍不得,畢竟是八年的感情,八年,簡直覆蓋了她生命最燦爛的年華。
  溫潔回到家里,找出花盆準備種花,她知道現在還不是種花的好時機,可是她急著種下去,等到五月份,或許就能收獲一束美麗的鳶尾。
  花還沒種完,手機響了,是韓宇,告訴她今天加班,不回來吃飯了。
  她想說今天是情人節呀,難道也要加班嗎?可是喉嚨忽然涌上一股無力感。她只是“唔”了一聲。
  溫潔放下手機繼續種花,她終究不是那種主動的人,不會主動表達,害怕表達了遭到拒絕,害怕尷尬,明知道一段關系有問題卻想不出解決的辦法。她把種子全部撒進土里,但是內心并不確定,自己能不能種出一束鳶尾。
  溫潔洗了手,手機又響了,是閨蜜頌頌,問她,“親愛的你在哪兒?”
  “在家?!?br />   “嗯,一個人在家嗎……你還好吧?“頌頌欲言又止的。
  “你在外面吃飯嗎?”溫潔聽到頌頌那邊有音樂的聲音,也有人在說話。
  “嗯,男朋友找了個好偏遠的地方,不過里面環境還好。溫潔,有件事我要告訴你,這個世界好小,我……在這里看到了韓宇……和一個女孩?!?br />   溫潔的心陡然變涼,嘴唇輕微抖動,說不出話。
  頌頌那邊似乎明白了閨蜜的心情,“需要我去潑他一臉酒嗎?”
  “別?!蔽陸嗉枘訓廝?,“別破壞了你過節的心情。我,沒事?!?br />   頌頌嘆口氣,“分了吧,跟他分手,別總糾結那八年的感情,在一起十幾年二十幾年分手的有的是,心都變了,沒什么值得留戀的。阿潔,分手要趁早,糾結等于折磨自己?!?br />   放下手機,溫潔望向窗外,外面黑漆漆霧蒙蒙的,什么都看不到。相愛—甜蜜—厭倦—劈腿,多么俗套的劇情,上演在了她身上。
  溫潔叫了一份外賣,吃到想吐。
  韓宇很晚才回來,回來就說困了,很快睡去,不知道是真的睡著了,還是裝睡。溫潔并不想叫他起來解釋,他若真的睡了,不容易叫醒,他若裝睡,更無法叫醒。
  第二天下午韓宇下班的時候,發現溫潔已經收拾了所有的衣物離開,除了衣物和窗臺上的一個花盆,其它什么東西都沒帶走。
  餐桌上壓著一張字條,“春天就要來了,可是我們的感情還停留在冬天,恐怕再回不到春天的溫度。本來想再努努力,跟你一起期待花開,可是等不到了。再見,韓宇?!?br />   韓宇撥打溫潔的電話,關機了。他給溫潔微信留言,“其實,我并沒有想過要分手。無論發生了什么,你其實還在我心里?!?br />   溫潔晚上開機才看到這段留言,她給身邊的頌頌看,兩個人出去爬山了,剛剛回到家,她還沒來得及找房子,暫時住在頌頌這邊。
  頌頌看完留言說:“或許他跟那個女孩只是玩玩,他知道跟誰在一起感情最終都難免陷入平淡,他只想尋求短暫的新鮮刺激??墑撬幌牘諭餉孀非笮孿矢謝嶸撕κ卦諫肀叩哪歉鋈?,想長相廝守又不愿付出耐心,這樣的他,不值得你回頭?!?br />   溫潔沒說話,放棄這段感情她猶豫了太久,當真的準備離開的那一刻,就沒想過再回頭。離開,對如今的他們,也許是最好的選擇。
  分手后,也許他會輕松,也許他要學習長情,這都跟她無關了。她知道自己在這段感情也有問題,也許以后,她該學著主動,學會干脆。
  頌頌看著窗臺上的花盆,說:“你還要種鳶尾嗎?為了懷舊?”
  溫潔搖搖頭,“種一束給自己,一個人也可以守候花開呀?!?br />   頌頌說:“嗯,種吧,說不定等鳶尾長出來的時候,你又遇到新感情了。人總要往前走,一段關系的結束預示著另一段關系的開始。春天來了,失戀也別待在家里,出去曬曬太陽,去春光里尋找愛情?!?br />   頌頌說得很雞湯,溫潔沒說話,感覺手機振動一下,她點一下屏幕,是一條微信,韓宇發的,“真的不打算回來了?”
  溫潔最終回了一句,“愿我們都能找到一個愿意花費耐心長相廝守的人?!?nbsp;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  (向暖/文)

【關閉窗口】【打印本頁】
?
設為首頁 | 收藏本站 | 黑龙江时时彩20选5
主管:中共莆田市委 地址:莆田市城廂區莆陽路343號 郵編:351100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
聯系電話:0594-2523059 傳真:0594-2514907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閩ICP備08010073號(瀏覽網站主頁,建議將電腦顯示屏調為1024*768)
您是第: 位訪客 技術支持:中國電信莆田分公司
上海快三计划软件免费下载 快3必中计划软件购买 广东麻将 老时时2011081901 3分赛车彩票稳赚技巧 体育比分最新开奖查询 快速时时正规吗 福彩3d包转不赔组合 玩龙虎赌博的技巧 七乐彩玩法中奖规则 老虎机电子游艺平台 双色球杀红绝招超准 麻将怎么胡牌初学者 助赢北京pk10计划软件 无错36码特围140 新疆时时三星跨度